这里是你的家,永远都是你的家,这里有你的族人,有你的亲人,你真忍心就此离开他们么?”云良面色严肃的道,他这话不可谓不老辣,一下子就点中的云珊的软肋。要不是担心云飞剑,她哪用吃这么多的苦,早就用空间挪移阵符离开了。“珊儿,事已到了这一步,留下来只会有更多的不公等着你。”龙飞天沉声道:“还是跟我走吧,虽然我未必能给你什么荣华富贵,但绝对不会委屈了你。”“看不出,你这小子还是一个情种呢!”紫月一笑,来到云珊面前,打了她一阵,道:“资质不错,我还没收过学生呢,给我当学生怎么样?”云珊与云飞全都是一愣,片刻后,龙飞天发现云珊还没反应过来,生怕紫月反悔,赶紧道:“多谢师娘。”“你这小子谢什么谢,我又没收你当学生。”紫月白了龙飞天一眼,此时云珊总算反应过来,当即便跪在地上,向紫月行起拜师大礼:“学生见过老师。”要知道云珊可不是一般的学生,而是亲传学生,也就是她收的弟子,只是他们都是老师,所以习惯让弟子叫他们老师,而不是师父。“好好。”紫月妩媚一笑,将云珊自地上扶起来,笑道:“从今天起,你就是我紫月的弟子,谁敢欺负你,那就是和我紫月过不去。”说着,她在身上摸了一阵,拿出一个玉佩送给云珊道:“这是一件下品法器金凤玉,里面含有一丝凤凰之血,可以召唤一只凤凰,以后谁要是敢欺负你,你就给我用它狠狠的打,打不过来找我。”“多谢老师。”云珊欣喜的道,随即便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下将天凤玉收起来,“珊儿,虽然我不知道家里出了什么事,但现在我出来了,任何事情都会为你做主。”云良道:“难道你连大长老都信不过了?”“这……”云珊迟疑了,片刻后,他走到龙飞天面前,道:“飞天,你先回去吧,过两天我去找你,现在有老师的信物,我随时都能进入学院。”迟疑了下,龙飞天看向云良,而云良则呵呵一笑道:“护国公放心,老朽保证还珊儿一个公道。”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暂且相信你。”龙飞天说着,声音骤然变冷道:“但如此珊儿出现什么意外,我发誓终其一生灭掉云家,鸡犬不留。”“放肆。”二长老当场一声冷喝,可紧接着,云良便一声厉喝道:“给我闭嘴。”二长老全身一颤,有大长老在,他根本不敢再言,不过看向龙飞天的目光却充满了怨毒。“我云良能够做到云家大长老的位置上,凭的就是一个公正。”云良看向龙飞天,沉声道:“如果珊儿出现什么意外,我在你面前自尽谢罪。”“好。”龙飞天一点头,就要转身离去,可身体刚动,他骤然停了下来,一脸笑容的对着小公主道:“婍娅,先到你姑姑那里去一会儿,龙哥哥有点事情。”“好!”婍娅乖巧的跳下来,而龙飞天则向着大门走去,原本东方全等人还以为他要离开,赶紧跟上,可龙飞天却让他们在这里等一会儿。“这小子要干什么呢?”众人一脸疑惑的看着龙飞天,心中猜测道:“难道他还不满意?”片刻,龙飞天便自门外回来,此时手上还多了一个包袱,看其形状,包袱里应该是一个盒子。径直走到云飞剑面前,龙飞天笑道:“云叔叔,这个送给你,会帮你减少一些麻烦。”说完,他转身走到小公主面前,抱着她,带着温氏三兄弟与铁牛便出了云家大门。“告辞。”东方青元和紫月向着云良拱了拱手,跟着离去,而司马玉香则什么都没说,便紧跟在龙飞天身后离去了。看着众人的身影完全消失,云良脸色一沉,扫了云飞剑与众长老一眼,冷声道:“你们跟我来。”说着,他又看向神云卫那四名武皇,道:“你们守护好珊儿,如果她出了什么事,你们就自杀谢罪。”“是。”四名神云卫立即领命,而将云珊交给他们,云飞剑也很放心,毕竟这四人都。

上一条:
下一条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