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间通体由青金色秘金打造的静室呈现眼前。秘金之上隐隐有着繁复的阵纹闪烁,所有的阵纹如万川入海,最终汇聚于中心一点。“嗡!”杨烈刚刚进入,中心阵纹光芒疯狂闪烁,宛如一只大号蚕茧在不断涨缩。闷响声动,一名身高七尺的白袍青年跃了出来。他面容略有些模糊,但是身上流露出的内力气息如山如海,稍一动作,便有山崩海啸的声音传来——阵偶!聚元境六重!“咻!”锐利的剑啸划破长空,白袍阵偶掌心凭空出现一柄三尺长剑,剑芒闪烁之间,十三点星芒爆袭向杨烈。“御星剑术?”杨烈吃了一惊,昊阳训练营中有关于这门剑术的介绍,若是修行到精通阶段,一出手就有十三束剑芒斩出。眼前阵偶虽然出手的剑芒有所逊色,但也差距不远了。更为重要,御星剑术是下乘武学!“嘣嘣嘣!”杨烈连连出拳,完美级崩拳轰击,带着强烈的啸音撼击而上。拳劲与星芒对撞,短暂的凝滞之下齐齐消散,这一击杨烈不曾动用意境,他想看看正常情况下自己与六重强者差距有多大。“轰!”一圈宛如实质形的冲击波散开,杨烈与白袍阵偶齐齐倒飞了出去,重重撞在墙壁上。杨烈感觉背部骨骼好像要碎开似的,而那白袍阵偶却完全没有受影响,身体一跃,再度驱剑杀来!“好强横的防御力!”聚元六重武者内力已经锻炼得如有灵性,白袍阵偶刚才那一下撞击,丹田内力自动运转,好像气垫似地挡在背后,受到的伤害极小。所以,修为相差一重实力天差地别。生死战斗中,聚元六重哪怕就是硬碰硬,单单凭借内力防御也能耗死五重武者。“看来,只能动用意境了。”杨烈正待出手,突然,识海微震,视线所及一切变得古怪了起来:白袍阵偶杀来的这一剑,动作变得奇缓无比,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慢得像是老妪绣花。而且,这一剑涉及的内力变幻、剑势转换,无不清清楚楚地呈现眼前。可以说,御星剑术的奥妙这一刻淋漓尽致地展现给了杨烈。甚至,杨烈对御星剑术的理解要远远超过阵偶自身!“嗤啦!”下意识的,杨烈右臂一颤,内力汹涌凝成三尺青锋,闪电似地朝空中一划——“咻咻咻!”一道剑芒斩出不足丈许,海量的天地元气疯狂地朝它涌去,眨眼间,十三道剑芒同时斩出虚空!每一柄剑芒都足足有三尺长短,森然慑人——精通级御星剑术!这还未完,当那十三道剑芒斩出丈许之后,一股无形的力量收缩,令得它们聚合而凝,眨眼间并成一道!一道只有三尺长、比原先还要窄小不少,但是气息浑然凝重、强大了何止十倍的剑芒?完美级御星剑术!“轰隆!”宛如被巨锤砸中,白袍阵偶施展出的剑芒统统被碾成粉碎,整个人也“咣当”一下砸在了地面,当场消散。这,便是完美级武学的威力!杨烈正是凭借完美级的感悟,碾压了训练营同级学员,令得无人胆敢挑衅。完美级的基础武学尚且如此,更何况是下乘武学?而且,这一击中凝聚了大约三成崩灭意境力量!“喀拉!喀拉!”一阵碎裂声惊醒了杨烈,偱声望去,他整个人不禁呆滞了:开,开什么玩笑?沿着白袍阵偶砸中的地方,一条条阵纹光芒黯淡了下去,地下出现了无比清晰的裂缝。裂缝不断扩大,恍如蛛网蔓延,眨眼间遍布整座静室!此时再看,静室之中哪还有一丝刚才那神秘尊贵的样子,表面青金色光芒尽数褪去,蛛网密布,完全就是一间年久失修的危房,尤其是最中心的部分直接塌陷了下去!“这,这他么是哪来的坑货?”杨烈瞠目结舌,心中一万头妖兽在咆哮,他可是清楚记得考核前紫衣女子说起十炼阵时满脸的骄傲:说好的造价昂贵呢?说好的独一无二呢?他的脸色很难看,该不会是他们故意设好的局吧?但是再怎么想,自己也没有得罪过狩妖阁,今天来申请考核也是临时起意,应该不至于刚好有个陷。

上一条:
下一条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