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88年出生,高中肄业。当过厨师,从高中一年级起沉迷于网络。

7月25日,本报记者独家采访“2010·4·19”猥亵杀害三名女童案犯罪嫌疑人朱某,深入了解他的成长经历以及在杀人、藏匿、被刑拘三个阶段的行动轨迹和心态变化。

充满自卑感与屈辱感的成长经历

从小被家人看不起,经常被叫“傻子”“呆子”

一条裤子穿三年,深深感到自己家庭的卑微

记者:在你的成长过程中,印象最深的是什么事?

朱某:我的爸爸被家里人认为很能干,但我却从小很笨。奶奶和爸爸一直都看不起我,他们经常叫我“傻子”“呆子”,每当想起他们的表情我都感到特别气愤。

记者:上学的时候有比较要好的同学或朋友吗?

朱某:没有,我觉得他们都看不起我。上学的时候,我成绩不如人家,家庭条件更不如人家。我从初中开始就住校,家里给拿了几件衣服,但都很不像样儿,只有一条裤子凑合着能穿,初中三年里我差不多穿的都是这条裤子。

记者:据我所知,你上学的时候成绩还是不错的,初中毕业时考上了重点高中。

朱某:上初三的时候还写过作文《我的理想》,那时候我觉得自己能考上大学,想当一名农业技术科研人员。但是上高一时我就迷上了上网,白天逃学,一直在网吧里不出来。我为了省下钱去网吧上网,经常一天都不吃饭,只买一瓶水喝。

记者:你去网吧主要是登录哪些网站呢?

朱某:打游戏,上黄色网站。我整天泡在网吧里,学了好多坏毛病。后来我跟家里说我不想念书了,我奶奶和我妈就到学校里骂我,当着好多老师和同学的面,我再也不能在学校待下去了,下定决心回家。

记者:你对辍学以后的生活满意吗?

朱某:不满意,我对整个人生都不满意。我爸爸很强势,老是贬低、打击我,不管跟他说什么,他都说我的想法不对。刚回家的时候我想找个学校去念书他不同意,他同意的时候我又不想念了。后来我就去外地打工,不管干什么都干不长久。我的心很高,但又什么事都干不成,对自己也很失望。后来就出事了,我当时没想杀人,但还是把她们全杀了。这可能跟当时的心情有关吧,因为我当时有自杀的想法,所以……人越到低谷的时候就越会做错事吧。

充满侥幸与煎熬的藏匿生活

听说警察不查这个案子了,感到很开心

直到结婚,高度戒备的心都没有放松过

记者:在藏匿的6年里,你的生活发生了什么变化?

朱某:我一开始的想法是能活一天算一天,但外逃的生活确实非常痛苦。我去外地躲藏、打工,不敢暴露自己的身份,处处忍气吞声。我不敢再上网,偶尔壮着胆子上网也只是查一下案子的进展,我害怕暴露自己的行踪。我不敢交朋友,也不敢谈恋爱。事实上,我还是谈了一次真正的恋爱,当然,我用的是假身份。我的心里特别纠结,因为最后肯定不能结婚。谈了四五个月吧,我还是决定离开她,因为我不想害她。后来回家了,在饭店当厨师。

记者:你认为自己会逃脱法网吗?___li。

上一条:
下一条: